•       新近发生一些事情,临近崩溃边缘,无法原谅自己,终日痛苦。 
          听宋岳庭的life is struggle,三年前,哭得一塌糊涂。而今似乎一切都未变,却再也哭不出来。我没有他那么愤怒,没有那么伤痛,与他比起来这不算什么。唉,人们总在比较中寻找安慰,而不是真正超越。
      有朋友说,去看看井上雄彦的浪客行,是灌篮高手无法企及的高度。
      开卷就跟朋友说,井上画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得?!
      然后在这个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任何书也读不进去的时候,却能一下子进到井上的世界里去,然后感到被救赎。
      事发几天后,终于在一个温暖的朋友的牵挂里狠狠哭出来,这些以为无法正视的,无法渡过的伤痛,这些以为愚蠢不能被原谅的行径,似乎变得不那么紧要。
      井上讲了很多东西,大概此刻开卷之人也只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人说这是一部灰暗沉重的漫画,我却不那么觉得,始终觉得温暖亮堂,映照内心。
      谢谢你们的照顾,在这段痛苦的日子。身体的伤痛会痊愈,而内心的却没办法那么容易忘记,面对自己的愚蠢是好事,会坚强起来,变释然,不再干傻事。
       

          与武藏一样,年幼时我们曾如此接近真理,而在决定成长的那一刻,与真相背道而驰。

  • 有些话,说给别人听的同时,何尝不是自说自话。
    总是看不得你们难过,总是觉得面对着镜子似的面对着你们,觉得很心疼。所以说得好像我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一切都可以走过来一样。我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不过事实却是每当觉得天要塌啦,还是强撑着腰杆顶起来。
    所以我们都会走过去,变强悍。

    难过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就张张嘴巴,把眼泪变成一个哈欠吧!

    一段纠结暂时告一段落,允许自己再哭一次,就打起精神计划下一步吧!

    <<<

  • 这几天陷入难以自拔的失落感。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遂人愿。
    下午回去午休的时候在睡梦中大哭,一直到哭醒过来,觉得心里难受得过不去了,就赶紧睁着眼睛把心情缓下来。
    大概当疲累积攒到一定量的时候就得爆发一下,觉得生存得了无意义。以前总安慰自己说,你所付出的总会以某种方式回报回来,可是却越来越发现事实不是这样,不管是物质,还是别的什么。
    当对生活渐渐冷漠的时候,就发现开心挺容易,什么都不去想不去质疑日子会变简单,也常常笑,也会和陌生人套近乎,耍贫嘴,自我嘲笑。
    可是总有些人,你总是要遇到,总是拿他们的执着提醒你日子不该这么过。我干嘛总要碰上他们啊!真伤脑筋。我看着他们在伤脑筋的时候我会更伤脑筋。连你们这么棒的人都在伤脑筋,我怎么办呐!


    也许是岁数渐长,开始变得在乎,变得计较,变得舍不得。
    本来无比坚定地要去剪个短发,要当一回小男孩。然后妈妈就特意味深长地给我打电话劝我考虑清楚:你明年要找对象了啊!表把自己弄太丑...然后就觉得一记重拳!一记重拳呐!原来我不小了啊!本来就不好看,弄短头发用我同事的话说就是'绝对丑',那我还要不要嫁人了咧?
    伤脑筋啊~


    大概做了决定的事情真的不能拖太久,拖拉太久的结果就是越来越舍不得然后怀疑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践行。或者产生某种无比热爱现在的幻觉。
    昨天晚上还在想,每天早起,工作,采访,晚上洗个澡泡个脚,泡脚的时候就看几页科幻世界,泡完脚上床以后再看几页王小波,放下书关上灯睡个好觉,这日子不是挺好的吗?
    今天就觉得这么容易满足真是罪过。在北京的小YD和我说,她要离开北京回家乡考公务员了。我说好啊好啊我万分支持你一定要考。靠,公务员多好啊,铁饭碗啊!要是在两年前,一定会劝她慎重考虑,小县城的公务员有啥好的。可是,现在想想,小县城的房子便宜啊。武汉的房价都上万了,物价涨得那叫一个快啊!坐火箭都赶不上趟儿~更别提我们这原地踏步走的工资,没向后转就不错了。
    九思08年去的上海,今年回来和我感慨,武汉的物价上涨了三分之二,我心里想何止啊,商场里的鞋子一双我也买不起,打完折也得一千几,原来觉得nike好贵啊,现在觉得发了狠也就舍得买个nike了...
    唉唉唉,日子啊。小YD说她好穷,没人比她更穷。要交房租水电网费还得帮兔子交学费外加失业两个月。她说你表喊累喊不公平,至少你还有工作。
    我一时很语塞。但是我说,你有爱情。兔子对你那么好,在你最艰苦的时候你有支撑。我有什么呢?
    她说,也是,可是金更好,金她男朋友又疼她又多金。
    人和人果然不能比啊!
    前几天见小阿琛,我们说,以后真不想参加同学会啊!
    小阿琛说,嗯,以后同学会,我们得定规矩,禁止携带家属,禁止开小车(要环保),禁止带秘书!
    我说,嗯,鼓励穿校服,鼓励主动埋单~
    然后我们就笑啊笑啊笑到彼此都不做声。
    其实我觉得24岁还挺小的啊,为毛大家都觉得一把岁数了得抓紧时间把人生大事儿给办了啊?家里人的口气也从一开是的善意提醒到现在的语重心长,总把话说得叫人肝儿颤肝儿颤的。
    人生还有很多事很重要,值得去经营不是吗?(仰头指天状...可惜指头伸不直,双腿还打着颤)

     

    从前觉得,对于梦想的执着,对于苦难的蔑视,是最应该坚持的纯洁。那个时候感到内心有一大片落满光的净土,又温暖又敞亮。可如今再回过头去,就只剩下一亩地。
    要是什么时候,这一亩田也消失了,现在的这个我就真死了。

  •  

    <<<

  • 熬夜的人果然容易感伤。所以早睡早起才能健康。

    **

    渡濑悠宇也开始画BL漫画了,还是那么有尺度的...有人在下面评论说:女人,不论身份职业,腐化的速度不是一般的……
    哈,这位大人,您真是太有见地了!

    **

    李健的歌声居然这么动人。已经很久都没那么容易在一瞬间,就掉下眼泪来。
    听过几首歌之后都没有意识到居然是当年的水木年华。真高兴他还是这么风清日朗。

    **

    啊~纵贯线要来武汉开演唱会了,力宏也要来武汉开演唱会了!除了没有钱,一切都是那么幸福和完满啊!

    **

    冬天要来了,今年还是一个人过冬吗?真是一年比一年衰弱....要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