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叶障目,何以见天地。 - [>>言语·妄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film-logs/58037847.html

          新近发生一些事情,临近崩溃边缘,无法原谅自己,终日痛苦。 
          听宋岳庭的life is struggle,三年前,哭得一塌糊涂。而今似乎一切都未变,却再也哭不出来。我没有他那么愤怒,没有那么伤痛,与他比起来这不算什么。唉,人们总在比较中寻找安慰,而不是真正超越。
      有朋友说,去看看井上雄彦的浪客行,是灌篮高手无法企及的高度。
      开卷就跟朋友说,井上画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得?!
      然后在这个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任何书也读不进去的时候,却能一下子进到井上的世界里去,然后感到被救赎。
      事发几天后,终于在一个温暖的朋友的牵挂里狠狠哭出来,这些以为无法正视的,无法渡过的伤痛,这些以为愚蠢不能被原谅的行径,似乎变得不那么紧要。
      井上讲了很多东西,大概此刻开卷之人也只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人说这是一部灰暗沉重的漫画,我却不那么觉得,始终觉得温暖亮堂,映照内心。
      谢谢你们的照顾,在这段痛苦的日子。身体的伤痛会痊愈,而内心的却没办法那么容易忘记,面对自己的愚蠢是好事,会坚强起来,变释然,不再干傻事。
       

          与武藏一样,年幼时我们曾如此接近真理,而在决定成长的那一刻,与真相背道而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