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很多时候,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会在梦境里找到答案。

    前些天看<宇宙过河卒>,然后放下书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完成了和他们一样的旅程,当从新生的宇宙中心跳脱出来时,那种无处可归的孤独感痛彻心扉,然后突然能够了解故事中人物们的感情。

    后来又看了另一篇关于自我和意识的小说,是很晦涩的一个故事,紧接着又做了一个梦,把自我和意识巧妙的融到梦里面,然后突然醒悟。自我是我,意识是我们。'我'即灵魂。

    也许我们睡着的时候意识落入另一个空间,另一个自我发生另一些事情,不同的梦,不同的场景更替,然而醒过来后我们只记得片段,可惜。

    梦境变多了,睡眠变得不安分。最近任务颇多,我要淡定,淡定。

     

     

     

     

     

    <<<

  •  

    <<<

  •     

         如果时光倒流十年会怎样?坐在高中明亮的教室里,愁苦不知得过着又苦又寂寞又逍遥的日子,重新做选择,重新计划人生,用二十四岁的心境。

         "而我现在坐在教室里,从我的位置可以看到不远处一株锈绿色的高树,映衬着亮堂堂的浅蓝的天空,周旁的云朵白而软。阳光射在白墙壁上,金属的橱窗栏闪闪发光。那片草地在阳光里的样子我看不到,不过一定很美好,有夏天味道。每当看到那种颜色的树木背着干净的天色总会想起叔叔的油画,不像真的,仿佛在阳光散落的白墙根下也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样的场景最适合发生在中世纪的欧洲,那些大理石的古堡和雕花的护栏很适合忧郁的夕阳………2002.11.1”

         难得假日和同事出去玩,除去长途跋涉颠簸的疲劳,田野的风光沁人心脾。原来南方的山野这么好看。
         钟乳洞,洞里很凉,还有谁能比大自然更懂艺术。

     

     

     

     

     


    乡间小别墅,临湖而建,如果从正面站上阳台的话,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及水面。
    2000/晚。如果一群朋友包下来会很合算。

     


    在钟乳洞里。光线很暗。只有这两张像鸟巢一样漂亮的钟乳石碗。

     

     

    <<<

  • 腐女症结大发,跑去找弄大的文来看,还是很爱她的《主子》,被虐得死去活来却依然觉得极为销魂。

    想起来前些天和晓爱吃饭,晓爱问我最喜欢的大陆男演员是谁,我说你表笑啊,我喜欢陈道明。晓爱说,啊?你喜欢他哪个角色啊?我说,我喜欢八贤王!
    嗯,我很喜欢陈道明演的包青天里的那个八贤王啊~看这个剧的时候虽然才高中,可是已经迷得七荤八素心旌神驰了....
    表晕表笑...

    我们的这些小心情,我们喜欢的这些男明星,现在回味起来的也不过是当时的心境。不含任何渴求的简单的恋慕,再也没有啦!
    变成成年人,开始小心翼翼地保管自己所剩无几的真心,予取予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