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起来,天气清凉,有风徐,刹那间错了错神,仿佛还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初秋,只身出来这人世,不谙世事,空澈澄明。

    转眼间,在武汉的第八个秋天,却要离开了。

    从前总骂武汉不好,却不容别人去说。和朋友聊着天,听他说武汉不好,下意识得就替武汉争辩起来。我说武汉有武汉的味道,生活过三年五载的人,就都有点儿离不开。武汉的好在骨子里,风情里,在深巷弄堂里,外人看不到,也体会不着。

    这么想着,倒觉得幸福起来,仿佛是自己的东西,别人碰不的般的。有人喜欢把宝贝拿出来跟人分享,我就喜欢揣着,自己高兴好了,随人家怎么看呢。

    最近沉迷在小说里面,一遍暗暗感慨这些十八九的小丫头片子呀,哪儿来这么些奇曲的心思,把这故事讲得叫人肝肠寸断却又欲罢不能。一边发着誓愿说不再看这些东西了,一边又捡着一部新的重新沦落进去,这就叫自虐。

    我这辈子也没那么个能心心念念惦记到可以去死的人儿,或者曾经有过,现在也忘记了,受过伤,疼过苦过,然后习惯了,也就不容易倾心了。这日子过得味浅,却也安妥。

    总跟自己叨念那句,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心底里却到底还是挣扎着点儿,想看看此外的光景。

    聊着的人说,明天七夕,要不要写点儿什么。我说节日什么的哪儿记得,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忘记了。然后他说,你记不记得不要紧,也许有人会替你记得。

    心头一热,觉得有些酸涩。想起之前总有人跟我说,你是个好女孩儿。这样的话大家都说,我晓得朋友们怜惜我,却怎么也不喜欢听,也高兴不起来。

    算了算了,谁管那么多,大家疼我,我便知足。

    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回了自己来的地方,我也要这么做了。却不是遇难回头,而是蓄势勃发。一旦离了某个桎梏,心便如九天之鹏,扶羊角而上。

     

  •  

     

    也叫轻轨恋曲,谢谢小阿琛的推荐,你总能发现一些小宝藏。

     


    是谁说的,只有当我们无条件的爱和付出的时候,我们才能有收获。一直在伯离开之前,我们都以为,只有阿丽一个人在全力的爱,慌张无措手忙脚乱。直到伯留给阿丽的纸盒子被打开,这段仿佛一直穿行在曼谷的巴士,摩的,的士,轻轨上的爱情奔跑才慢慢放缓。
    如果是爱情电影,最后一定都来得及。哪怕时光如梭飞逝了两年那么远。
    两年很远啦,爱人和心都不在身边的时刻一日三秋的~

     

    所以说喜欢泰国电影啦,又清淡又欢快,然后在最后留给你一个有味道的省略号,我们都懂后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因为是爱情电影,所以我们能够在一起。而生活不是电影,也没有爱情,却愿意看他们毫无悬念的谈恋爱,至少这一刻的感动温暖很实在。
    即使在最后一刻,丽也没有放弃她的坚持,她换了一份夜里的工作,却发现两年后的伯换了一份白天的工作。所以幸福就在于这终于不是一个人的故事。
    幸福降临执着的人,那是上天注定的事。

     

    <<<

  •  

    很多时候,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会在梦境里找到答案。

    前些天看<宇宙过河卒>,然后放下书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完成了和他们一样的旅程,当从新生的宇宙中心跳脱出来时,那种无处可归的孤独感痛彻心扉,然后突然能够了解故事中人物们的感情。

    后来又看了另一篇关于自我和意识的小说,是很晦涩的一个故事,紧接着又做了一个梦,把自我和意识巧妙的融到梦里面,然后突然醒悟。自我是我,意识是我们。'我'即灵魂。

    也许我们睡着的时候意识落入另一个空间,另一个自我发生另一些事情,不同的梦,不同的场景更替,然而醒过来后我们只记得片段,可惜。

    梦境变多了,睡眠变得不安分。最近任务颇多,我要淡定,淡定。

     

     

     

     

     

    <<<

  •       新近发生一些事情,临近崩溃边缘,无法原谅自己,终日痛苦。 
          听宋岳庭的life is struggle,三年前,哭得一塌糊涂。而今似乎一切都未变,却再也哭不出来。我没有他那么愤怒,没有那么伤痛,与他比起来这不算什么。唉,人们总在比较中寻找安慰,而不是真正超越。
      有朋友说,去看看井上雄彦的浪客行,是灌篮高手无法企及的高度。
      开卷就跟朋友说,井上画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得?!
      然后在这个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任何书也读不进去的时候,却能一下子进到井上的世界里去,然后感到被救赎。
      事发几天后,终于在一个温暖的朋友的牵挂里狠狠哭出来,这些以为无法正视的,无法渡过的伤痛,这些以为愚蠢不能被原谅的行径,似乎变得不那么紧要。
      井上讲了很多东西,大概此刻开卷之人也只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人说这是一部灰暗沉重的漫画,我却不那么觉得,始终觉得温暖亮堂,映照内心。
      谢谢你们的照顾,在这段痛苦的日子。身体的伤痛会痊愈,而内心的却没办法那么容易忘记,面对自己的愚蠢是好事,会坚强起来,变释然,不再干傻事。
       

          与武藏一样,年幼时我们曾如此接近真理,而在决定成长的那一刻,与真相背道而驰。

  • 有些话,说给别人听的同时,何尝不是自说自话。
    总是看不得你们难过,总是觉得面对着镜子似的面对着你们,觉得很心疼。所以说得好像我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一切都可以走过来一样。我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不过事实却是每当觉得天要塌啦,还是强撑着腰杆顶起来。
    所以我们都会走过去,变强悍。

    难过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就张张嘴巴,把眼泪变成一个哈欠吧!

    一段纠结暂时告一段落,允许自己再哭一次,就打起精神计划下一步吧!

    <<<